June Woonamy 定制時裝設計和裁縫

JUNE WOONAMY

座落於樂古道與摩羅上街交界,與古董懷舊小物店、花店以及愈來愈多的咖啡店為鄰,這間令人稱奇的小店 June Woonamy有著神秘的魅力,令路過的人都不其然被他們一系列獨特、並由傳統匠人手工製作的服裝所吸引。透過這次訪問,我們可從Brandice,June Woonamy的創辦人及藝術總監,以及Luke了解更多有關品牌背後的故事、他們的生意、展望以及對香港時裝設計師的忠告。

JUNE WOONAMY

請為我們的讀者介紹你自己以及創立June Woonamy的原因。

我 (Brandice)本身是時裝設計師,於2015年成立了June Woonamy。這個生意源自一個很謙卑及簡單的原因 ── 為了紀念於2012年癌症離世的母親。她很喜歡打扮,時常穿著優雅的西洋時裝,看起來很漂亮及時尚。創立這門生意就是為了獻給她以及向她對漂亮優雅服飾的品味致敬。

June Woonamy這個名字是由我與我母親的名字結合而成。June是我們的出生月份;Woon是我中文名的最後一個字;而Amy是她的名字。

June Woonamy剛開始的時候,我用了過去多年辛勤工作儲起的全部積蓄來租這個50尺的店舖。Luke甚至於這間公司成立之前已跟我說我一定是瘋了。我們當時甚麼也沒有,一切由零開始。我們沒有任何背景,就像普通人一樣,一開始都沒有顧客。但對我來說,因為我說了我想做這件事,所以我們就開始做了。經過了一輪嘗試與修正,我們逐步慢慢走到今天。

JUNE WOONAMY

你的度身訂造店跟其它店舖有甚麼分別?

大概十年前,快速時裝仍是潮流。當時很多時候都會從中國採購質素差的布料來造衣服,而速購速棄的循環亦由此而生。我們希望能打破這個模式,令時裝變得更永恆,同時強調無塑膠的重要性。我們使用純羊毛、茄士咩、珍珠母 (Mother of Pearl)、貝殼以及其它合成物料。我們希望我們的衣服能使用有機和天然的物料。

我們概念上希望每件服裝都帶有客人的個人特色和主題。為實現這個目標,我們與客人溝通並了解他們想造這套服裝的目的及原因,從而配合他們的個人風格及外表,同時突顯他們的個性及獨特身體特徵。

每件服裝的設計及樣式也在訴說著自己的故事,通常都能反映及紀念客人想造這件特別服裝的原因。例如如果有一個客人去了意大利並很欣賞當地如聖馬可廣場的建築,我們就會翻閱不同的資料並進行資料搜集,去思考如何以最佳方式呈現出來。

JUNE WOONAMY

我們傾向將更時尚、大膽、艷麗及誇張的設計投放於服裝的裡面,同時為服裝的外面打造更經典的設計,並加上一些小細節。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想確保每位客人都可以於不同場合穿上這件服裝,而且不是只穿一次,而是很多次。有些客人曾經要求他們的外套可雙面穿著,使他們可以於活動或派對時將西裝的底面反轉來穿。雖然我們可以達到這個要求,但我們不會考慮以此作為我們的賣點。

傳統的裁縫店比較喜歡提供較傳統的顏色如黑色及藍色供客人選擇。而我們則喜愛一些天馬行空的設計,只要風格和顏色與客人合襯,我們也會建議一些如青綠、粉彩綠、紫、淺藍及粉紅等非傳統色調。我們亦可利用這些顏色設計各種幼條紋圖案。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我們的設計很奇怪,但是我們反而覺得很有特色。我們深信,度身訂造的精神就是要滿足不同顧客的要求及喜好,令他們用時裝來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如果需要造得奇特一點的話都應該照做。我們的客人亦因此而增加了衣櫃服飾的多樣性,令他們穿著牛仔褲的時候可以配搭出更多造型。

JUNE WOONAMY

你的顧客通常是甚麼類型?

很多人都會覺得裁縫是一個傳統和成熟的行業,並通常是40歲以上的銀行家及律師光顧。我敢說,即使裁縫於香港有悠久的歷史,這個工業也正步向夕陽。這是因為很多裁縫工匠都已經退下來了,而現時的裁縫行業仍然只能令人聯想起年紀較大的顧客,這方面可從以成熟男士為主角的廣告而引證。

與人聊天的時候,我們意識到度身訂造行業需要對客人保持更開放及接納的態度。例如有很多客人會來我們的店跟我們說他們很快就要參與第一次面試,他們不想穿著看起來很老土或與校服差不多款的西裝,但亦不希望太過隆重。

這些對年輕一代、於九十年代末出生的Z世代來說尤其準確。每當他們打開父母的衣櫃,看到的就只有過時及隆重的款式,所以他們拒絕穿著父母的衣服。他們想要時尚得來又可代表他們、以及可展示他們個性與特質的衣服。

為了令裁縫業變得年輕化,我們相信向大眾傳達度身訂造是可以很年輕、很個性化、很吸引人以及色彩可以很豐富的訊息是很重要的,而這些亦正是時下年輕人想要的風格。我記得我們其中一個實習生有一天染了一頭狂野的頭髮及穿了一件寫著 “Go fuck yourselves”的上衣來上班。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想要與眾不同、想要表現個性以及呈現無畏無懼的精神。這些情況亦可從他們自拍的數量,以及他們上載照片時偏好古怪多於傳統或簡單的風格中得知。

當我們都不再年輕,我們就要試著去追趕及了解網路世代的需要。我們主打西裝及西裝外套,而我們同時明白不是每個人都想要一套西裝或有錢買這些貨品,所以我們亦有出品連身褲、牛仔褲、恤衫等等,盡量滿足我們的顧客。我們亦吸引了比較多LGBT群眾的注意,相信是因為他們都比較想要些可與他們相匹配的獨特貨品,加上我們對非傳統事物的接納正與他們所尋找的相吻合。

JUNE WOONAMY

每當你要與客人合作的時候,你會選擇用哪一種方式?

我們的準則就是希望我們的客人會覺得我們是可信及開明的。只有透過與他們對話,我們才可實踐並促進這些價值觀。當我們進一步被接納到他們的世界並了解他們更多,我們就會被啟發並繼而創造出與他們故事和個性合襯的服裝。

有很多顧客,尤其是年輕的一群,一開始都是去光顧那些傳統的裁縫店,但很多時都被他們的自我而感到掃興。例如長輩們會說他們不可以穿這些或那些服裝因為就是不適合、他們選擇的布料不好看、又或是他們一定要以這個方式設計才合身……傳統的裁縫店都傾向會對於好看有一個既定的概念,並會將這些概念套在顧客身上。但對我們來說,我們希望顧客告訴我們他們想要甚麼,然後我們就造出他們想要而又會在他們身上顯得漂亮的東西。這就是我們說的開明 ── 我們接納客人的想法並將其融入服裝之中,而不會令顧客產生他們的想法會被當場拒絕的畏懼。

JUNE WOONAMY

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我們所指的信任的意思。我們有一個有男性伴侶的男顧客,他最初對他的身份有點拘謹,情況就如大部份的LGBT情侶一樣。當我們問了很多有關他的想法的問題後,他就開始漸漸對我們打開心扉,並向我們解釋他想以雀鳥去造一些東西去紀念他的關係,於是我們就列印了很多不同的圖樣給他選擇。

我們的任務就是要為客人們解決問題。不是所有設計都是前衛的,但最關鍵的是我們向他們提供的服務。例如我們會建議他們如何可以隱藏或令他們的大肚腩不那麼明顯。如果他們喜歡動物、家中有寵物或者他們想將其寵物融入他們的服裝,我們就會想辦法去實現它。如果他們想要十八世紀中式風格的圖案,我們就會將這個願望實現。我們會就著他們穿著時的地點及季節,從而建議他們應該選擇甚麼布料及圖案。例如如果那是一套結婚的禮服,我們會問他何時何地結婚、婚禮布景版的設計以及他們意屬花束、婚紗及新郎禮服的款式,然後我們就會設計與主題、氣氛、地點及天氣相匹配的服裝。如果那是一套工作服但同時希望可紀念某個特別時刻,我們就會確保服裝舒適同時帶有低調的設計,以配合於辦公室穿著。

每當有客人來到我們的店舖,我們會詢問他們心目中想要的顏色及布料,以及他們希望服裝能帶出的故事。我們並會問他們有沒有甚麼主題想表達,例如中國風主題或較漫不經心的設計。我 (Brandice) 亦會做一些時裝潮流預測。我們也會造一些個人化的刺繡。當我們知道了客人的想法,我們就會為他們創造一個個人化mood board,而每當他們有任何建議,我們就會為他們作出修改,包括不同的衣領、不同的剪裁、或者一些細節上的小改動。

當我們製造他們的服裝及西裝時,我們亦會嘗試去確保服裝的多用途性,令他們可以自行配搭本身的衣服,並於不同場合穿著。他們的衣服不只適用於婚禮或工作,但亦可於與朋友喝一杯時穿著。

有時候,我們與客人的對話大概有30%是關於工作的,其餘時間我們會聊很多與服裝無關的東西,例如音樂、文化、建築及藝術。我們常常與我們的客人們成為朋友。

JUNE WOONAMY

與客人相處的情況如何?

直到目前為止,我們都能應付客人的要求,然而有幾個客人因為不同原因令我們留下了頗深刻的印象。記得有一個來自比利時/德國的男室內設計師,他當時正在尋找一些非常獨特的布料/線/質感。有一次,他於我們的店舖逗留了四小時,目的就是為了觀看和觸摸一下我們提供的圖樣及布料。 他想為他自己及在香港做領事的丈夫造一件有深淺不同色的kimono。我留意到德國人、甚至一般西方人都比較要求高及傾向有更多天馬行空的想法。

另一個有趣故事是關於一個法國家庭,他們的傭人/司機知道那個家庭對藝術很有興趣,所以帶了那個家庭的父親及兒子來了我們的店。他們一到埗便向我們展示了他們希望兒子穿著的衣服,款式與想像中童話故事人物的衣服相似,並在背心加上了優雅的刺繡。

我們曾經為一對想要慶祝結婚十週年的夫妻設計服裝。那位太太很喜歡一首歌,因此我們設計了一套服裝,並將歌詞寫在日式羅紋絲帶上,而絲帶是丈夫於他們的特別場合送給太太的禮物。

曾經亦有客人要求訂造無結構的西裝或要求我們使用亞麻布以助於說故事。

JUNE WOONAMY

有沒有任何明星或名人曾到訪你的店舖?

就在其中一個Clockenflap週末,我(Luke)與一個同事於店舖裡享受著慵懶的時光。那是一個相對平凡和安靜的下午。

突然之間,我意識到門外有一個身影,是一位男士正從門外探視。當我仔細觀察,我發現……那個正是我小時候的偶像 ── Jarvis Cocker!我真的不能相信……由我10歲起他已經是我的獨立音樂偶像。我立刻走到門外跟他打招呼並邀請他進來店舖。長話短說,我們聊天的時光非常愉快,以至他逗留在港的四天其中三天也來了我們的店。我記得於第一天遇到他後的晚上,我將所有Jarvis Cocker音樂作品的收藏都找了出來並於翌日拿回店舖給他簽名。我們聊了有關音樂、社會、以及很多不同的內容。他真的非常友善、有禮貌及親民。

從那時開始我們一直也有保持聯絡。每當我們去倫敦,我們都會約他出來喝一杯、見見面。Jarvis對於政治很好奇,亦時常問我們有關香港的情況。他也跟我們說到,他年少時經常去Central Saint Martins的咖啡店結識女生。

JUNE WOONAMY

在某幾個晚上亦曾經有不同的明星到訪我們的店舖,但基於私隱考慮我們就不透露他們是誰了。

JUNE WOONAMY

你是如何令其他人認識你的店舖?

在一開始、沒有任何人關注我們的時候,我們做了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聯絡了100毛,他們由那時至今天亦是一間廣為人知的媒體公司。Luke當時認為我瘋了,但我只是希望可以將他們主播/報導員的衣著變得更好。我發了一個信息給他們,非常幸運地他們接受了我們的提議並願意跟我們合作。從那時起,我們開始了一系列如廣告、表演以及服裝指導的合作。突然之間很多人認識我們的品牌,對我們來說那時是一個突破點。由於我們兩間公司都對自己所做的事非常熱衷、有相似的創作氛圍、都有一點點瘋狂及喜愛作出一些奇怪的想像,所以我們的溝通非常順利。我們信賴彼此,亦成為了好朋友。

我們也有Facebook 及Instagram賬戶,但我們不僅僅將其視之為一個硬銷貨品的平台。現在大家都很容易接觸到不同的社交媒禮賬戶,所以我們想確保每個到訪我們專頁的人均留下印象。我們將Facebook及Instagram賬戶分開管理,以便對準不同的客戶群。

我們於Facebook除了上載有關時裝的帖文之外,亦喜歡發表如音樂、流行文化及電影等有關香港本土文化的題材。我們希望可提供不只是有趣、但同時亦可表達我們品牌形象及定位的訊息。Instagram方面,我們想令我們的賬戶更豐富、更有想像力及以不同光譜組合而成。我們會為某些帖文選用特別的顏色,例如以金黃色代表中國文化,繼而切入有關時裝及歷史的內容。

JUNE WOONAMY

有時候我們會與不同的藝術家合作,創造出時尚而富有藝術感的設計。我們現正使用的卡片是由一名澳洲插畫家James Dignan設計。我們對插畫方面的追求比較傳統,雖然有時候電腦插畫也可以很有趣,但相比之下我們還是比較喜歡手繪插畫。我們希望將來可以找到更多的年輕插畫家合作。 

正如之前所講,我們的客人往往不只是客人,亦是我們的朋友。但不論客人最後是否能成為朋友,所有客人對於我們提供的服務均表示非常滿意,亦將他們在這裡享受到的傳統匠人手工裁縫體驗與其家人及朋友分享。對我們來說,口頭推薦永遠是很有幫助的。

店舖座落於上環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優勢。相對於旅遊區如銅鑼灣及尖沙咀,上環地區有很多有趣的人。他們有著不同年紀及背景,而當中很多人也被我們的店舖門面所吸引,並入內探究一二。他們通常都以為我們是賣二手衫,有時亦會問我們是否售賣牆上的畫作,就如附近的店舖一樣。有一次,有一位顧客甚至拿著Blue Supreme(我們賣美國生啤的鄰店)的啤酒邊喝邊進來我們的店。

JUNE WOONAMY

你認為將June Woonamy開設於香港與開設於其它城市有甚麼分別?將來有沒有甚麼大計?

在疫情爆發之前,我們的大部份客人均是本地及外國僑民,幾乎沒有來自中國的客人,我們對此感到很奇妙。我們有大概60-70%本地客,其餘30-40%都是外國僑民及西方客人。儘管香港有著很多負面的新聞以及灰暗的將來,身位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們不會離開這個地方,因為這裡是我們的家。對我 (Brandice)來說感受由其深,因為我是在上環這個地區附近讀書的,所以無論這個城市會變成如何,我永遠也會愛著這個地方。

我們目前計劃可能會開展更強大的網上業務以及進一步適應網上世界,以便我們的西裝及外套可以於世界各地呈現,令不同地方的人也可認識到我們的品牌。關於在其它地方開實體店的問題,我們目前並沒有這個打算。有很多外國人跟我們說,我們應該於他們的出生地開店,但於一個新地方開一間實體店實在需要投放很多資源。

除此之外,香港本身也是一個載有多靈感的地方。雖然香港很細,但你可於城市內遊走,並於不同人身上聽到很多了不起的故事。相比起外國,她們的地方通過都不會這樣集中。即使我們最近正身處及經歷著一個較悲慘的環境,但如果撇除政治並繼續做你愛的事,那事情並沒有很大的影響。

我們聽說有些外地客人,就算現時必須強制隔離,他們亦選擇由加拿大或紐約來到香港,因為他們被香港人、這個地方帶給他們的感覺、以及香港人直接的性格所吸引。他們很喜歡蛋撻店的員工說話簡潔,每次買蛋撻時員工就只會簡單地說〝5元〞,但同時又很禮貌以及會跟他們說〝早晨〞。這就是香港,一個充滿能量、朝氣、效率及努力的地方,而我認為正是這些特質促使香港於八、九十年代起躍升成為全球城市。於早上七時在街上望一下,你便會發現有些店舖已經開始在做生意了。

JUNE WOONAMY

你最喜愛的男裝及女裝單品是甚麼?

男裝而言,外套必定是我的選擇。不論是Blouson Jacket、獵裝外套、飛行外套、車用外衣還是Parka外衣,對於男士來說外套都是不可或缺的服飾。在香港這樣炎熱及潮濕的天氣,大部份男士通常都穿著T恤及恤衫;但是如果你要去約會或與朋友聚會,穿上一件引人注目的外套定必能為你加分,令你顯得更有品味。外套並不單受限於西裝外套,有些男士對半商務或休閒商務西裝外套也很有興趣,而這亦是最近的潮流。

JUNE WOONAMY

至於女裝,我會選擇裙子,特別是連身裙。香港的女士通常都想要穿著舒適及方便的服裝上班。這裡的女性對事業都頗着緊,所以她們都希望穿著一些不是太麻煩、選用優質布料、同時看見來又很優雅及時尚的服飾。穿裙子沒有年齡界限,年輕的女性可選擇不規則、時髦而同時著重細節的設計;四、五十歲的女士們則可穿著富有品味、極簡的羊毛防皺褶邊裙。裙子同時亦可突出女性身體的線條。

JUNE WOONAMY

你對度身訂造行業有甚麼看法? 

以前的訂造西裝是為了讓富有的行政人員突顯他們的權力及地位(例如 Giorgio Armani)。我們今天則看到人們對裁縫服務的需求傾向於著重便利性、個性及多樣性。

讀完時裝設計後,時裝設計師成為了我的工作,並立刻被安排了與其他時裝買手、供應商及生產商一起擔當後勤的工作。公司往往會視時裝設計師為在陰影下工作的人,並不需要擔當與客人建立關係的角色。

如今有愈來愈多的工作室出現,我認為這個行業開始理所當然地接受設計及裁縫是應該被放置於更前線的位置。設計師現在的角色已經改變了,客人們可以向設計師直接提出關於時裝潮流及款式的建議。

基於人們對時裝設計的認知很少,行業時常都會被誤解。大眾認定時裝設計師的工作就只是繪畫,但其實整個服裝設計過程比想像要複雜得多。由挑選布料、線、鈕扣的厚度,以至圖樣、分色、以及服裝的合身度以及客人獨特的身體特徵和對鬆緊的喜好,當中都涉及很多的精力和思考。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我們亦會嘗試看看能否做些甚麼令客人的線條更吸引,或為客人提供我們的專業意見,讓他們知道他們不可穿貼身牛仔褲,否則只會令他們的大腿更突出。當我們設計服裝時,並沒有一條標準程式可令我們很容易便能設計到適合客人的衣服,而這亦是使我們的工作充滿挑戰性及趣味性的原因。

時裝在香港,尤其是現在,是一門很艱難的生意。實習生及畢業生很難找到工作,而他們很多最後都是轉投了其它和時裝不太相關的行業,例如化妝或行銷。時裝業於八、九十年代十分蓬勃,外國人希望來找我們(香港人)為他們的生意做中間人。但今天,中國、越南甚至新加坡也可取代我們於時裝行業的地位。那些不是出生於富裕家庭的香港年輕人,令他們可充份發揮自己的創意是很困難的。我建議這些年輕及冒起的時裝設計師學習如何開設自己的網誌及網頁,以展示他們的創意,同時接觸他們的目標客戶群。

JUNE WOONAMY

在過去或現在有沒有任何啟發了你的榜樣或人物?

我們倒沒有一個作為我們榜樣的人。但如果要選一個的話,那個就會是我的母親。她教導我要堅強、努力不懈、有良好的工作習慣、以及分享她對時裝的品味。她的教誨,尤其是於生意的日常管理方面,是無價的,因為做好一個工作的關鍵很多時都是和態度有關。

但歸根究底,我們常常受不同的插畫、相片、影片、歷史、文化及音樂所啟發;我們其實聽很多音樂,而我跟Luke都有著截然不同的口味。Luke很喜歡九十年代的獨立音樂,而我則喜歡八十年代的funk 及punk。

我們在觀看Chloé時裝秀的時候得到了一個靈感 ──我們得知他們挑選的其中一首行天橋音樂與舒淇主演的《千禧曼波》內的電影音樂是同一首,就是這個原因我們就去了看這齣電影。對於從其他設計師那裡獲取靈感的方面,我們的確很欣賞很多設計師,但我們意識到,如果我們要有突破,我們需要行一條與他們不同的路。

JUNE WOONAMY

你的人生座右銘是甚麼?

我們的生活秉承 “Candolism” 的精神及態度,意思是在你說你做不到之前,你一定要先嘗試。不要只反對別人的意見,要先思考一下以及嘗試從不同角度去解決問題。除非是一些極度荒謬的事情,否則我們都會盡全力嘗試去為客人提供相應方案。就算最後實行不了,最少客人知道我們有接受他們的意見,並嘗試將其想法融入設計當中,而不只是當場否決了事。

我覺得這個態度也可能是源自我們兩個都有於外國公司工作的經驗。我們的前經理通常都只會跟我們說明任務的內容及期限,但他們不會教我們怎麼做便自己去享受人生了。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都要自己找辦法去完成任務。儘管他們奉行不干涉的態度,他們仍然非常挑剔和有很高的要求。

我們亦曾經趕過很多死線,例如去年(2020年) 無數的婚禮訂單。

JUNE WOONAMY

你有沒有更多東西可以與時裝界的年輕人和冒起的設計師分享?

正在讀時裝設計及對設計有興趣的人,尤其是在香港,應該明白讀時裝設計和於時裝設計行業工作是完全兩碼子的事。當他們投身現實社會,幻想就會破滅,因為他們於讀書時的期許與工作時有落差,導致他們未能完全投入工作。

學校裡的創意者的作品可以比較怪異、前衛、反常及隨心;但當踏入了現實世界,他們便會意識到所有東西到最後都只是一盤生意和有一個商業價值。他們的上司會堅決要求他們創作出可暢銷、有營業額及可達到一定KPI的產品。其中一個例子是不斷重覆的五袋牛仔褲設計,設計師們會因為他們苦悶而只有少量創作空間的工作而感到不安。

香港並不是倫敦或巴黎,這裡對奇裝異服設計的接受程度很低。香港的民眾當然有可能會認為他們的設計很吸引及有趣,但如果目標市場不購買那些貨品,他們很難靠那些設計維生。如果你在香港的街道四處看看,大部份人都只穿著正常的服飾,最多都只是比較時髦,但都不會太瘋狂。

不論你是為哪個地區工作,每個市場總會有他們自己的偏好及品味;要在那個市場生存的話,你一定要創作出有銷量及商業價值的產品。

JUNE WOONAMY

我們曾經遇到很多有天份的設計師,他們展出的作品都非常唯美,但他們未能作出突破。我們的實習生亦常常回來跟我們說,他們希望可創作出概念性的設計,但他們的老闆總是不容許他們這樣做。

毫無疑問,設計師有與眾不同的想法是很重要的;但除非你的個人品牌/名字開始為人所認識,否則奇特的設計都只可以是玩票性質、或只可擺放於博物館內展出。在此事發生之前,你需要創造一些人們會願意穿著多次的服裝,令他們會記得你。

最後,我們鼓勵年輕人與客人多點交流。如果你在一間咖啡店內繪畫你的設計草圖,不妨問一下坐在你附近的人對那些設計的意見。這代的年輕人就算內心帶點反叛,但通常都比較文靜有禮。不用怕,即管與你的目標客戶群進行更多互動。

人生永遠不會全盤如你所想,但你仍一定要找時間去做你想做的事。即使那是很瘋狂新潮的設計,但只要你可確保你能同時賺取足夠的生活費及家用,那就即管去做吧。

 

喜歡他們的設計嗎?你可以去JUNE WOONAMY的 網站, Instagram, or Facebook!

網址: https://www.woonamy.com/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june_woonamy/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